晚上做了一顿肉末茄子。</span>

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arial, helvetica, sans-serif; font-size: 12pt;">做法是在网络上搜索出来的,第一次弄,茄子还是有点儿硬勾芡出来的汁却出乎意料的好味道。吃到最后的时候特别特别想来一瓶冰镇可乐,还好忍住了。</span>

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arial, helvetica, sans-serif; font-size: 12pt;">可我还是想喝,想在这凉爽的夜晚一口冰可乐下肚,打出一个二氧化碳的嗝……最终这日益增长的体重让我放弃了这个想法。</span>

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arial, helvetica, sans-serif; font-size: 12pt;">饭后散步目不斜视的路过商店,路边有个喇叭在喊着用移动积分换取牛奶,我真的很怀疑它有什么阴谋,至少有利可图。看了一眼之后我继续往前走,漫无目的。如果出门的时候带个收音机,背着手活脱脱一个小老头。</span>

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arial, helvetica, sans-serif; font-size: 12pt;">我不止一次想过自己老了以后是什么样,会做什么。也许是一个脾气古怪的糟老头子,也许是一个秃头老嗲嗲,也可能还是精神矍铄带着长枪短炮出去拍荷花拍鸟拍小姑娘。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,我要去做个裁缝,带个金边老花眼,一丝不苟地裁剪布料。</span>

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arial, helvetica, sans-serif; font-size: 12pt;">不知不觉走到曾经的一个同事所在的小区,那是一个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令人恼火气愤毫无下限的人,她欠了我一千块,就在认识半个月的时候借的,说是有急事,月底发工资就还,我也没多想便借了。后来就是很常见的剧情,她消息也不回电话不接,找到她的时候还抵赖说没借过钱。</span>

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arial, helvetica, sans-serif; font-size: 12pt;">我从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别人,而今确确实实被上了一课。不擅长拒绝的代价。</span>

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arial, helvetica, sans-serif; font-size: 12pt;">说到同事,我发现最近公司氛围比较奇怪,本来就没几个人的,最近另外俩同事都没有跟我讲话,一整天一句话都不说。一般早上我来了就会跟她们打个招呼,不过没有回应,仔细想了想自己也没有做什么得罪人的事,倒也没什么值得忧虑的。</span>

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arial, helvetica, sans-serif; font-size: 12pt;">我发现自己有很强的分享欲,只要有人一亲近,好像关系很好的那种,我就会好多话想说,就是日常的一些事。不过因为吃过亏碰过壁受过教训,所以也不会那样迫切。</span>

<span style="font-family: arial, helvetica, sans-serif; font-size: 12pt;">由此看来,网络还是好啊。喜怒哀乐肆意洒脱。</span>

最后修改:2021 年 01 月 28 日 06 : 23 PM
如果看得开心,请随意赞赏